其实,不合群的你真的很酷

    |     2016年11月28日   |   心灵园地   |     0 条评论   |    357

640.webp (2)01

学生时代,每个班级都会有那么几个人,人缘好到爆,不管去哪都能拉上一群人,班级活动,他们永远是最活跃的。

他们性格开朗,能说会道,可以和老师称兄道弟,可以和同学勾肩搭背。酒桌上,懂得说漂亮的敬酒词;活动上,懂得如何活跃气氛。

他们似乎认识很多人,很多人也认识他们,他们总能在路上和各种形形色色的、我见过没见过的人热情地打招呼。他们似乎有接不完的电话、回不完的信息。

我曾经特别渴望成为他们这种人,和周围的人打成一片,照顾身边每一个人的情绪,对所有的求助都会回应,即使遭受误解也能一笑而过,跟所有人都有话聊,不把喜怒伤悲表现在脸上。

我羡慕他们的八面玲珑,我羡慕他们的“滥好人”。我想,他们是不会孤独的吧,他们不会找不到人一起吃饭,他们生病不会找不到人陪,他们遇到困难不会找不到人帮忙,他们节假日不会有“不知道去哪”的惆怅……

02

于是,我也试图做一个这样的人,讨好身边的每一个人,努力迎合别人的期待,活跃在课堂上聚会上,尽力解决身边人的大事小事。

为了在她们聊天时我能插上一两句话,看她们看的小说,追她们追的韩剧综艺,我以为这是存在感。

舍友去逛街、去游乐场需要陪伴,我都会放下手中的事情,舍命相陪,我以为这是讲义气。酒桌上学会察言观色,强颜欢笑,推杯换盏,我以为这是攒人脉。

别人指着你的痛处短板打趣,只能尴尬地附和着,连生气的勇气都没有,因为怕别人说我开不起玩笑。

别人玩某一款游戏、吃某一种零食、买哪一类衣服,我也要跟着,因为怕别人说我不懂潮流。明明笑话不好笑,我也要跟着哈哈大笑,因为怕别人说我笑点高扫大家的兴。

宁可牺牲自己,也要对他人友善,换来所谓的好人缘。身边的确开始围绕一些人,有人陪着吃喝玩乐,有人陪着上课下课,可是却没有一个能说心里话的。

有些事藏在心里是莫大的委屈,话到嘴边又觉得无足挂齿不值一提。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孤独感依然无孔不入。

原来努力合群的我一点都不快乐。

03

那天看到余华写的一段话:“我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,而是回到孤单之中,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。有时我也会因为寂寞,而难以忍受空虚的折磨,但我宁愿以这样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自尊,也不愿以耻辱为代价去换取那种表面的朋友。”

我终于明白,消耗大量时间精力换来的“你人真好”,这样的群,合而无用,只是在浪费生命罢了。任何一段关系都不应该是雪中送炭,而是锦上添花。

人脉从来不是靠酒桌上的故意迎合说大话而来的,志同道合的朋友都是吸引来的。丰富自己比取悦别人更重要。

不要去追一匹马,用追马的时间种草,待到春暖花开时,就会有一批骏马任你挑选。

融入不了别人没什么,不合群也不可怕,可怕的是没有自己的想法,人云亦云,随波逐流。鲁迅说:牛羊才成群结队,猛兽都是独行。

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孤独从来不会毁了一个人,更多的人因孤独而优秀。

苏东坡是孤独的,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大江东去的千古名作;司马迁是孤独的,所以才有了 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之称的《史记》;爱因斯坦是孤独的,所以才有了相对论的产生……

04

当我不再为了合群而合群,不再为了迎合别人而委屈自己,不再为了陪伴别人而牺牲自己,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看书、写作、旅行,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。我发现这样不合群的自己反而更充实更快乐。

我不在意她们异样的眼光,我不在意她们活动不叫我,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,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生活频率,只是恰好我的频率跟她们不一样。

岩井俊二说:“以前想要的,现在全都不想要了。要是三年前你问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 我一定不假思索地说,我想成为与所有人都能打成一片的人。要是你今天再问我同一个题,我肯定说,我还是维持现在清高冷傲的现状就好了。这样没有人来打扰我,省掉了许多麻烦。唯一需要克服的,就是得耐得住寂寞。”

我们都是孤独的行路人,与星辰做伴,与虫鸟相依,只有凭借自己的力量走过一段又一段漆黑的路,度过一段又一段连自己都会被感动的日子,你才会拥有柳暗花明的豁达与乐观。

当我独自走了很长一段路后,回过头看那些踏过的深深浅浅的足迹,每一步都扎实有力,而那些我曾经无数次想融入却没融入的圈子早已被我甩在了后面,迎接我的是更好的自己、更大的舞台。

就像《生活大爆炸》里面说的:“或许你在学校格格不入,或许你在学校最矮最胖,或许你没有任何朋友,但其实都无所谓。那些你独自一人度过的时间,比如组装电脑,或者练习大提琴,会让你变得更加有趣。等到有一天,别人终于注意到你的时候,他们会发现一个比他们想象中更酷的人。”

其实,不合群的你真的很酷。(注:本文来源于网络)

噢!评论已关闭。